蓝奚

起标题异常随意,随缘更文,爱好学习的仙乐。

忆张岱

    汝言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,吾却愿用这半生梦幻,换与汝相逢一场。
  叹只叹岁月匆匆,山河渺茫,白云苍狗,青雉孩童成纨绔子弟再至风雅文人,骨子里的风雅幽默一如既往,那是特属于张岱的气质。当年鲜衣怒马的张扬轻佻少年,才似这人间烟火中,最潇洒的张岱。
  若言遗憾,不过是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逝。

岑奚说让我也写个置顶,那就写吧

置个顶

  我是蓝奚,号仙乐,性格淡泊厌世一切随缘,随性潇洒也懒散。

  其实相比同人更喜欢原创,但却一直没发过。
  很想当一个会画画的写手,但却一直怕手残。
  列了很多写满标题的纸条,但却一直没完成。

  总的来说,更文不定时,质量不见好,每天都活得像个圈外人。

·混很多圈子,主要在史同区,杂食,爱邪教cp,主孟王猫鼠。

·爱游戏,主玩梦间集,我至今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持我删了又下,下了又删,最后成了真爱💗

 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,还有各位小可爱点的关注,我会努力改掉咕咕咕这个坏习惯的(假的)!

  不知道还要说什么,以后想到再说扒!

  不喜勿喷,谢阅。

忆张岱

  有感而发,自己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。
  不喜勿喷。

  有时候会想象,意气风发的少年郎在红尘中流转时,是否才是他们最难以忘怀的。
  也许能想象到他们的年少轻狂,肆意,如同如今的我们。
  可真正吸引我的,却是那一场大雪纷飞,白衣才子温酒一杯,叹人世无常。
  张岱固然是个念旧的人,他在自己过往的美好中回忆,江南繁华,金山夜戏。
  但却并没有去改变,去找回那些美好。
  或许是,再美好的风景,在看一遍,也找不回最初的感觉。
  少年心性,当真是会被岁月冲刷褪色的东西吗?
  我怀念那个乖张肆意无所畏惧的纨绔才子,却也沉醉于沧桑潇洒的陶庵居士。
  张岱,宗子,石公,维城,我好像真的很喜欢你。

唐朝大学日常:所谓谣言

  依旧是孟王文小甜饼。
  依旧是ooc。
  依旧是突然的更文。
  不喜勿喷。
   @岑奚 打卡!你该更文了!

  唐大的清晨一如既往地美好,微微的凉风吹入食堂,王维和裴迪正在吃早餐。
  “哎,摩诘,浩然今天怎么没有给你送早餐啊?”裴迪边吃边问。
  王维动作斯文,“估计又是被李白耽误了时间。”
  “他们关系真好呢,”裴迪忍不住感慨,“会不会也像我们当年一样一起睡一张床?”
  裴迪笑着抬头看王维,然后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  他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?
  王维笑眯眯的看着裴迪道:“嗯?你刚说什么?”
  裴迪:“……”毛骨悚然有点慌怎么办?
  周围泛着八卦之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他们,裴迪心虚低头继续吃。
  摩诘笑着抬头四望,八卦群众学裴迪,低头吃。

  “听说了吗?王维和裴迪关系好到睡一张床。”
  “是吗是吗?我怎么听说是李白和孟浩然呢?”
  “说不定都是啊!”
  “话说王维和裴迪高中的时候还闹过绯闻了。”
  “什么?!孟浩然因为王维出轨跟李白在一起了?!”
  “……”
  莫名其妙的谣言传起,越传越离谱。
  裴迪看着摩诘的眼神,回想起了高中时那段所谓的谣言。

  王维长得好性格好成绩好,人美心善说话又好听,喜欢他的人从来就有很多,无论男女。
  高中有一段时间摩诘几乎天天收到各种各样的情书和礼物,摩诘也总是笑着以学习为由的拒绝他们。
  时间久了,大家纷纷知道给摩诘送是没用的,他不会收。
  于是,目光就投到了摩诘身边最亲近的朋友——裴迪。
 
  一日清晨裴迪晨跑回来,一个可爱的妹子抱着一大堆零食跑到裴迪面前,手拿着袋子往裴迪那一伸,“请……”
  裴迪接过礼物,打断道:“给我的?”
  妹子连忙摇头:“请你帮忙转交给摩诘。”
  裴迪:“???”为什么要来找我?
  纵使裴迪心中有些mmp,但他还是答应了,因为在裴迪看来,这只是一件小事。

  中午回到宿舍,裴迪边吃薯片边往王维嘴里递。
  王维吃了好几片后反应过来,问:“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零食?”
  “啊哈?妹子给你的,还带了情书,我放你床上了。”裴迪无比自然的边嚼薯片边回答,他看着王维沉下去的脸色,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了?我可没偷看啊!”
  王维深呼吸:“你可长点心吧,吃人嘴短懂不懂?”
  裴迪无辜举手抗议:“那个,你也吃了,就刚才那一片。”
  王维:“……”
  是我王摩诘说话太好听还是你裴迪飘了?

  随着裴迪会帮大家转交情书的消息传了出去,大包小包带着东西来找裴迪的迷妹迷弟越来越多。
  裴迪不像王维,可以在三言两语中让别人注意力跑到天边去。
  他不太擅长拒绝别人,也不太擅长拒绝美食的诱惑。
  于是乎,久而久之,裴迪也就乐得自在的吃着美食,顺带把着一封封情书拿给王维。
  看着堆积如山的情书,王维笑眯眯地看着裴迪,裴迪打了个冷颤。
  但毕竟青梅竹马,摩诘并不会生气,裴迪也不会往心里去。
  直到那一天,王摩诘在拒绝一个妹子的时候温温柔柔的说了一句话:“我有心上人了,抱歉。”
  至于他的心上人是谁,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误会成了裴迪。
  裴迪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过安宁的校园生活。
  裴迪心里委屈裴迪偏要说:又关老子什么事???

  裴迪笑着替摩诘顺毛,“流言蜚语不要往心里去,再说,你家浩然那么厌世的人,应该也不会知道。”
  王维冷静下来,开始思考该怎么澄清这些谣言,顺便安排一下裴迪同学的后事。
  完了,被安排的明明白白。

  孟浩然感觉最近大家看他的眼神不太对,带着一丝同情又带着一丝愤懑,但更多的,是那种冒着绿光的八卦的眼神。
  就今天早上,孟浩然去饭堂买早餐,看见一群路人用发绿的眼神盯着他的发绳。
  孟浩然:“……”
  请问我的发绳怎么了?
  纵然厌世如孟浩然,也实在是有点好奇的,于是浩然就路过,不经意的听完了人们八卦的对话。
  听完之后,孟浩然脸都绿了。
  绿得跟他的发绳有一拼。
  孟浩然带着一脸菜色回了宿舍,李白刚刚起床对上孟浩然的脸色,怀疑自己没睡醒,不然怎么能看到孟浩然那么淡漠的脸变成这个样子。
  孟浩然调整了一下心情,摩诘他肯定是相信的,但是信归信,不爽还是要不爽的。
  孟浩然:“我头发怎么样?”
  李白:“……还,不错?”
  孟浩然:“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吗?”
  李白:“……可能,有点绿?”
  然后李白就看见孟浩然当场解了头发,头发散下来,淡漠清冷的脸,一不小心就戳到了李白。
  李白重新躺回被窝里,指了指了床头柜,“早餐,就放那吧,我再睡会儿。”

  孟浩然在自习室找到摩诘的时候,王摩诘正跟裴迪聊着,笑容俊雅。
  裴迪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感觉身边有一股杀气。
  裴迪一抬头看见孟浩然淡漠清冷的脸,默默反应半秒,收回了搭在摩诘肩上的手,然后就借口洗手间风一般的溜了。
  裴迪委屈,裴迪没有cp你们都欺负他。
  摩诘看着孟浩然的脸色,估摸着他已经知道最近的谣言了。
  所谓谣言,一传十,十传百,个个版本还不同。
  想要澄清怕是有点难。
  摩诘笑的温雅美好,拉着孟浩然坐下,“你知道解决谣言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?”
  孟浩然脸有一点点红,没有说话。
  摩诘双手勾住浩然脖子,抬头亲在他嘴角,“是实际行动。”
  依旧是微微的凉风吹进自习室,依旧是两情相悦的有情人。

  孟浩然:老子难得起了个大早扎了个头发去买了个早餐,然后我特么就被绿了?

  李白一脸懵逼,怎么了突然就给我脸色看😂。

  裴迪:行,你们就欺负我没cp。

  就这样了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。

  谢阅。

唐朝大学日常:论傲娇受与温柔攻

  胤煜。
  短小,且短小。
  ooc预警。
  与 @岑奚丶 聊天产生的脑洞

    一日,赵匡胤带着生气的李煜去吃饭。
  “从嘉,吃什么?”赵匡胤温柔的问。
  “随便。”李煜明显还在气头上。
  “那就青菜豆腐,一盘蒸饺,水煮萝卜丝瓜汤……”赵匡胤一口气说出一堆素食。
  “都是素食,没有肉!”李煜炸毛。
  “不是你让我随意的吗?”赵匡胤默默放下菜单。
  “我让你随意你就随意吗!”李煜哼了一声,继续炸毛。
  “那,不然呢?”赵匡胤无奈。
  “一点自主性都没有!你还要问我?”李煜继续炸毛。
  “你怎么了?别乱发脾气啊。”赵匡胤有些头疼。
  “你居然说我乱发脾气!?”我脾气明明特别好!温柔大方,贤良淑德!
  “好好好,没发脾气,那吃肉?”赵匡胤顺着毛哄。
  李煜看着菜单想了想,道:“还是吃刚才那些吧。”哼!我才不没有体谅他!
  赵匡胤无奈的把菜单递给服务员,揉了揉李煜的头发,当真是口嫌体正直啊。
  明明心情不好的时候根本就吃不下油腻的东西还非要哼来哼去的。
  可是,也是可爱的让人心动呢。

  傲娇炸毛的从嘉也是一样可爱呢。
  温柔宠溺的元朗也是一样喜欢呢。

唐朝大学日常:李白的烦恼

  日常向。
  李杜(假的),小李杜,元白,孟王,胤煜
  在李杜的边缘疯狂试探
  严重ooc。
  不喜勿喷。

  从前唐大校草李白的烦恼是:这种全世界都觊觎我的感觉真是太糟糕了。
  现在李白的烦恼是:半夜翻墙入校总是偶遇到小情侣秀恩爱怎么办?
  在线等,急。

  孟浩然答曰:“下次换面墙谢谢。”
  王摩诘笑得温柔:“请走大门口谢谢。”
  白知退乐颠颠的道:“请太白兄下次带我一起!”
  白乐天揪住知退:“别丢白家的人。”
  元微之笑眯眯:“太白兄果真好运气。”
  李煜骂:“请遵守校规!”
  杜甫脸红道:“李白哥哥下次可以带我一起。”

  李白躺在床上头疼的回想起这几天的事。
  大大前夜,李白提着两壶酒兴冲冲的翻墙进校,一落地就看了不远处的小亭里搂搂抱抱的两人。
  杜牧之炸毛:“在外面别乱抱。”
  李义山笑着顺毛,“乖,没人的。”说着低头想亲一亲怀中的人。
  杜牧之红着脸傲娇转头,这一转了不得了,牧之就看见了站在墙边表情复杂的李白。
  “没人你个大头鬼!”牧之炸毛跑开。
  李商隐只好追上去。
  李白立于原地兀自尴尬,想着,该跑的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吗?

  以为只是一段小插曲,所以李白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里。
  于是,大前天晚上,月明星稀,李白悠哉悠哉的拿着宵夜翻过墙,一下来就被惊得宵夜掉地上了。
  凉亭中央,元白二人正在激烈拥吻。
  李白尴尬的收拾东西准备快步离开,忽的发现角落草丛里藏着一只白知退。
  知退闻了闻空气中的肉香味,跑向李白,“太白兄,可以分分我吗?”
  李白嘴角抽了抽,无奈的看着白行简打开饭盒,一边啃鸡腿一边道:“他们俩估计还要好一会儿,要不要一起看?”
  李白黑线。
  凉亭中央的两人发现了他们,乐天把脸埋在微之怀里,想炸毛。
  元微之笑得温柔,知退打了个冷战,李白连忙拎着知退离开。
  凉亭中央,微之揉了揉乐天的头发,“乖,他们走了,我们继续。”
  乐天给了他一脚:“继续你个头。”

  有了前两晚的教训,李白第三晚特意提早回来了,这次他才刚上墙顶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。
  低头一看,孟王二人正在牵小手一起代表学生会巡夜。
  李白微怔了一下,道:“我这每晚都遇见小情侣可怎么办啊?”
  孟浩然抬头看他:“今晚回来得倒是早。”
  王摩诘笑着道:“就不能走门口吗?浩然,你说我要不要记他过?”
  李白跳下来道:“别,就是不想被校长知道才翻墙的啊。这校长脾气炸的很。”李白晃了晃手中的宵夜,“我先回去了,等你们来吃宵夜啊。”

  李白想,这事不过三,总不会再有第四次了吧。
  事实证明,背后说人坏话是不对的。昨晚,李白他,遇到了校长。嗯,和隔壁宋大校长。
  李白沉默的坐在墙头看着墙下的老李老赵。
  “这么晚了,先回去休息吧。”赵匡胤心疼的摸了摸老婆的眼睛。
  李煜摇头:“不行,学校里的事总是要管的,听学生会说最近总是有人翻墙出校。”
  坐在墙上的李白猛的一顿,心虚的准备偷偷溜走。
  赵匡胤正准备把人抱进怀里亲一亲,怀里的人却突然冲了出去,对着那一抹白影消失的地方喊:“李白!你又翻墙!”
  赵匡胤无奈的把人抱回怀里。

  李白看着一大早就出去给王维送早餐的孟浩然的床,沉思着今晚还要不要出去。
  寝室里没有其他人,一个人也睡不着吧,只有当李白很晚回来,孟浩然才会回到寝室坐在床上关掉台灯淡淡道:“回来了啊,睡吧。”
  就好像是,每天都要听到这句话才能睡着一样。

  李白还是出去了,他今晚回来得比较晚,特意换了一面墙翻。
  很好,没有人。
  李白提着宵夜往寝室里走,却忽然看到凉亭里缩着一只杜子美,昏昏欲睡的样子,看上去等人等了很久。
  李白走过去叫醒他,杜甫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,揉了揉,看着李白。
  “啊,李白哥哥你回来了啊,我等了你好久啊。”
  “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回来?”
  杜甫愣了愣,道:“我今早上听孟浩然说得,你今天会从这边回来。原话是‘李白今天肯定还是会出去的,只是肯定会换一面墙,离寝室远的有凉亭的只有两处。’”
  李白闻言笑了笑,孟浩然到底有多了解自己,恐怕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。
  那么,自己心中的小秘密,他是不是也早就知道了?
  杜子美见李白不说,脸红的低声开口:“李白哥哥,你在听吗?”
  “嗯。”李白点了点头,换上了一贯潇洒的笑容。
  “我有话和你讲,我……”杜子美的话被李白打断了。
  李白把手里的宵夜往杜甫怀里一丢,负手轻笑道:“不必说了,我暂时还不想听。”
  杜甫闭了嘴,看着李白离去的身影,看着自己怀里的宵夜,默默想,那今晚自己来这里等了这么久,究竟是为了什么呢?
  为了李白的一句不想听,还是手中的宵夜?
  月色微凉,杜甫站了很久,才转身缓缓的回了他的寝室。

  灵感来自于,最近学校疯狂捉情侣?然后单身狗疯狂偶遇情侣,所以让李白哥哥这个单身狗也偶遇情侣?

@岑奚丶 打call

唐朝大学日常:孟浩然追妻记

  孟王。
  520小甜饼。
  乱入元白。
  为岑奚打call。
  严重ooc。
  杂乱无章,毫无剧情可言。
  不喜勿喷。

  孟浩然是唐大里公认的冰山美男,并不是说他性格有多冷,只是那一张俊郎的面瘫脸让人产生了他是冰山的错觉。
  孟浩然最近有些烦恼,他怎么总感觉全世界都知道他要追校草呢?

  “哎,听说了吗?有人在追王维!”
  “这不是很正常吗?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?”
  “这次不一样,对方是孟浩然。”
  “什么什么!是那个厌世的冰山美男?”
  “对对对,就是他!”
  “我去,冰山美男这是要融化了吗?”

  看着校园论坛上的风言风语和那篇置顶文章《相思》,什么回眸一笑百媚生,从此冰山不复存之类的文章,孟浩然有些头疼。
  白行简那小子还用不用管了,写完《相见欢》写《相思》,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吗?
  真让人烦躁啊。
  尽管论坛上热火朝天,但其实,这两人也只发展到了……嗯,一起吃个早餐的程度?
  关掉平板,孟浩然皱眉沉思该如何把老婆骗回来。
  一抬头,杜甫飘过,停住脚步,八卦道:“你和摩诘发展的怎么样了?”
  “……”难道我会告诉你我连小手都没牵到吗?
 
  第二天拿着早餐去找王维,却发现他和裴迪正做在一起吃,动作亲昵。
  孟浩然站在一边看着他们,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  裴迪用手肘顶了顶王维:“摩诘,找你的。”
  王维似笑非笑的抬头看孟浩然,“有事吗?”
  孟浩然保持冰山脸,沉默。
  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啊!
  空气寂静了三十秒,王维淡定的收拾东西拉上裴迪,:“没事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 于是,校园论坛又更新置顶了一篇新文章,标题为:“那痴情的人儿,要何时才能抱得美人归?”
  当晚,李白拿着酒过来找孟浩然,送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,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来,干!”
  孟浩然:“……”
  杜甫再次飘过又给孟浩然送了一句话:“坚持就是胜利。”
  孟浩然:“……”
  白居易带着元稹来找他:“我那弟弟确实过分,但是你不要在意,肯定会追到的。”
  孟浩然:“……”
  为什么感觉全世界都知道我没追到王维?
  王缙恨铁不成钢的和孟浩然谈心:“你怎么还没把我哥哥拐到手?”
  孟浩然:“如何拐?”
  王缙沉默思考了一下,道:“首先,你先把你这冰山脸融化掉。”
  “然后在走柔情路线。”
  “最后,求你赶紧把我哥收了吧,我们经不起他折腾。”
  孟浩然:“……好。”

  王维是唐大公认的校草,并不只是因为他长得帅,还因为他人缘好,大家都知道王维人美心善说话又好听,却不知道王缙和裴迪深受此害。
  裴迪看着论坛的置顶文章噗的一下笑出声,拍了拍王维,笑到:“摩诘,过来看,这可真有意思哈。”
  王维看完了文章,懒洋洋的道:“你是不是也想试试?”
  裴迪看着王维轻飘飘的笑容,打了个冷颤,道:“不用不用。”想了想又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?”
  毕竟,这已经是全唐大的事了啊。
  王维笑了笑,拿过平板,在置顶文章写下评论。
  南山维摩诘:“写的不错。”
  裴迪一脸震惊的看着王维,“你就这样发出去了?”
  王维抬头朝裴迪笑的有些危险,道:“不然呢?”
  裴迪看着瞬间一堆赞直接上热评的评论和一堆回复,心情有些复杂。
  “摩诘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裴迪有些不解。
  “没有什么意思,他可以追我,我就不可以追他吗?”王维淡淡一笑,俊逸风雅。
  裴迪震惊的可以吞下一个鸡蛋,“你们什么时候……”
  “乖,不要问这么多。”王维眨了眨眼睛,满脸无辜。
  裴迪发自内心的有些同情孟浩然。
  少侠,保重。

  经过王缙的一晚忠言,孟浩然颇有些头疼的带着早餐再次去找了王维。
  王维依旧是和裴迪坐在一起,但是今天孟浩然一来,裴迪就说去洗手间走开了。
  王维抬头看孟浩然,懒洋洋的道:“坐下呀,愣着干嘛?”
  孟浩然有些意外的坐下,正打算开口说点什么,却听见王维开口了。
  “我听说你在追我?”王维眨着眼睛看着孟浩然,“校园里传的沸沸扬扬,为什么我却完全感觉不到?”
  孟浩然开口:“我没有打算让全校都知道的。”
  这只是个意外。
  这一切都是那个白家扛把子的错!
  刚放下笔的白行简猛地打了个喷嚏,他揉了揉鼻子,看着自己新鲜出炉的文章,笑的有些放肆。
  然后他被白居易捂住了嘴,“吵什么吵?现在才几点?微之还在睡。”
  白行简疑惑道:“为什么你起来了哥夫还在睡?不是应该……唔”
  “闭嘴啊你!”白居易面红耳赤的捂住白行简的嘴。
  白行简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家哥哥。
  唉,嫁出去的哥哥泼出去的水。
  白行简拿起平板,准备刷刷论坛,然后就惊了。
  他瑟瑟发抖的回复王维:“你被盗号了吗?”

  在饭堂里的王维笑眯眯的对孟浩然说:“那现在,你只跟我一个人说,告诉我,你是不是要追我?”
  孟浩然点了点头,朝王维温柔的笑了笑,道:“摩诘,可以和我在一起吗?”
  王维看的孟浩然的笑容愣了,他从来没想过,孟浩然笑起来会这么好看,以至于他没有反应过来。
  孟浩然见他不回复,有些慌,正打算说点什么挽救一下,却看见王维靠了过来。
  “你笑起来真好看,以后要多笑笑。”王维搂住孟浩然的脖子,“我喜欢你,喜欢了很久了。”
  孟浩然整个人僵住了,很久后才笑着道:“好。”
  五月的风微凉,吹散了闷热的空气,吹过窗外的树叶,吹入窗内,吹在两人身上。

  饭堂的角落里,王缙和裴迪正悄咪咪的看着孟王二人,看到两人抱在一起,都是不约而同的笑了。
  哎呀呀,这要是被摩诘知道了,可是要遭殃的哦。

唐朝大学日常

  日常ooc。
  孟王一生推。

  唐朝大学日常
  春天的早晨下着细雨,微凉,孟浩然把伞放在自习室门口,走到了王维身边。
  王维低头写着复杂的物理题,感到孟浩然来了,抬头接过他手中的早餐,道:“你今天来晚了。”
  孟浩然坐在王维身边,无奈而温柔的笑了笑,“春眠不觉晓。”
  王维吃着包子,好看的桃花眼望着窗外的三月春景,整个人都懒懒散散的倚在孟浩然肩上。
  俊美的容颜,微微鼓动的嘴,丝毫不输于窗外的美景。
  你在看风景,我在看你。
  孟浩然浅浅的笑着。
  孟浩然伸手擦掉王维嘴边的一点包子屑。幽幽道:“摩诘,你还是不要撩我的好。”
  王维回头朝他淡然一笑,“我怎么撩你了啊?”说罢准备从孟浩然肩上离开,却被孟浩然重新搂进怀里。
  孟浩然低头想吻王维,却被王维躲开,他继续咬着包子,“我还没吃饱。”
  孟浩然:“……”算了,老婆的胃最重要。
  孟浩然:“你慢慢吃,不要急。”说着拿出书低头看了起来。
  “我才不急。”王维咬着包子道。
  摩诘从书包中拿出画册,回想着孟浩然路过桃树时的画面,提笔画了起来。
  画完了之后,孟浩然依旧在看书,风吹起他的一缕发,摩诘看着他俊朗的侧脸,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,然后立刻缩回去,继续一副乖孩子的样子。
  孟浩然无奈的笑了笑,忽的看见了桌上那幅画。
  细雨轻飘,桃花落下,风拂起伞下人的发梢,唯美至极。
  原来,摩诘一直在看着自己过来啊。
  春天和煦的风,微凉的雨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

  草色全经细雨湿,花枝欲动春风寒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王维

新小石潭记

     本文严重ooc。
     私设严重。

     原小石潭记是柳宗元写的,新的是柳宗玄画的。

  清冽的水声在山谷里回荡,如鸣佩环。阳光下的小石潭,清澈见底,波光粼粼。青袍少年坐在树下,手持画笔在纸上泼墨。
  柳宗玄已经在谷中小石潭待了七日,此地他第一次来,便觉得清幽寂寥,适用于静心。
  这几日里,带来的干粮已经吃完了,柳宗玄已经不眠不休的画了两天两夜了。
  阳光愈发炙热,少年头上覆着薄汗,他却毫无知觉的继续绘着眼前的画卷。
  笔墨丹青,青树翠蔓,蒙络摇缀,参差披拂的美景跃然纸上。
  自从柳宗元贬职离开后,柳宗玄便一直如此,沉迷山水之乐,执笔绘山水之卷,明明是潇洒的画风,却每幅画都带着淡淡的忧伤。
  不知为何而起的烦躁,使柳宗玄近日心境不得安宁,只能在绘画中寻找内心的平静。

  柳宗玄放下手中的画笔,抬头看了看天空,炽烈的阳光刺得少年双目发痛,他皱眉揉着太阳穴。这烦乱的心境,真让人头大。
  自己根本就完全没有在想念他啊!
“跟你说了那么多遍不要在朝中得罪人啊。为什么就是……”柳宗玄低声自言自语。
感觉到肚子有点饿,顺手摸了摸装干粮的袋子,空空如也,才想起来已经没有人会给他送吃的了。
  那个会在他作画时准备好食物给他送来的人,如今远在异乡,独自一人。

  自己原来已经这么依赖他了吗?柳宗玄皱眉想了想,才没有呢!
“如果,你不是我兄长,那该多好。”柳宗玄摇了摇头,把脑子里的想法压了回去,没有如果,他就是你兄长,要切记,莫忘。
  柳宗玄起身收拾东西,准备离开,阳光洒下,照在清瘦的少年身上,洒下一片灿烂光芒,水声潺潺,却依旧悄怆幽邃。
  少年背负行囊远去,远方有一个笑容温柔的风雅文人,在等待着他。

《水光亭·一》(猫鼠同人)表白

  背景水光亭为私设。
  猫攻鼠受。

  林间阳光和暖,湖上小亭中,一袭白衣的青年横坐在亭边,倚在亭柱上。
  他把手中的雁翎刀放在一边,拿起腰间的酒壶饮下,风过拂起鬓边长发和殷红的壶带。
  酒入愁肠,此地,倒是个借酒消愁的好地方,白玉堂若有所思的望着天空。
  天空澄净,万里无云,阳光洒下一片波光粼粼。
  有人缓步走来,走到亭上的的桌子上,倒一盏清茶饮下。
  白玉堂抬头看了一眼入亭来的蓝衣公子,便收回目光,继续饮酒。
  展昭伸手把酒壶拿走,皱了皱眉,坐在白玉堂旁边道:“怎么?”
  白玉堂想去拿酒。却被展昭闪开,白玉堂皱眉,起身想离开。
  流云飞袖,白衣翩跹。展昭很轻易就拉住了白玉堂的手腕,让白玉堂无法离开,:“五弟是在想什么?”他的声音舒缓沉静,却让白玉堂听得心里一阵不爽。
  白玉堂回头。甩开了展昭的手,揉了揉手腕,一拳往展昭胸口去,“要你管?”
  展昭迎力握上白玉堂的拳头,白玉堂的手劲过大,弄得展昭皱了皱眉,不过他的声音依旧清澈沉静,“展某何时得罪过五弟?五弟对我有何不满,不妨直说?”
  白玉堂收回手,别扭的看了眼展昭,展昭的脸清俊如画,偏又棱角分明,俊俏无双,他这一眼,反而看得自己心乱如麻。
  白玉堂别过头,看着湖上的粼光冷静了一下,琢磨了一会,开口道:“小猫,你觉得咱俩什么关系?”
  展昭愣了一下,道:“知己,生死之交,亦或者更深一点。”
  白玉堂心情有点复杂,他看着展昭清冷的脸,忽的开口:“小猫,笑一个给我看看。”
  白玉堂说完他就后悔了,这语气轻佻的,像是他在调戏别人一样。
  他刚想开口解释,却看见展昭如同冰山融化般笑了,温润如玉去英气逼人,“好。”
  白玉堂愣了,他低声道:“我本来觉得这样就足够了,可是有些时候,我又觉得不够。”
  展昭伸手理了理白玉堂有些凌乱的衣袖,“如何不够?”
  白玉堂忽的伸手抱住展昭,展昭顿了顿,并未反抗。
  白玉堂看着眼前的人,看着那张凉薄的唇,缓缓吻下去。
  展昭:“……”
  展昭瞳孔放大了一瞬,然后伸手握住白玉堂的后脑,狠狠吻下去,夺回主动权。
  白玉堂不甘心的继续压回去,两人都不放松,难舍难分。
  许久以后,两人搂在一起微微喘气,白玉堂顺了顺气,道:“这下便足够了,你可愿?”
  展昭笑着道:“展某定当奉陪到底。”
  湖面波光粼粼,侠客柔情千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