芷奚

起标题异常随意,随缘更文,爱好学习的仙乐。

  浙江的雨季来了,雨哗啦啦下个不停,朦朦胧胧。
  老板撑着一把伞,走在回哑舍的那条青石板路上。
  雨落在伞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,老板身后却突然响起一个重物倒下的声音。
  那个声音是如此的耳熟,几年前伴随这个声音而来的一切,让某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。
  老板猛地转过身,但在倒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的医生眼中,他只是淡淡的转了个身。
  医生坐在湿淋淋的青石板路上,雨水淋湿了他的头发。
  “坐在地上干嘛?不冷啊。”老板淡淡的开口,没有要把伞给他的意思。
  医生抬头看老板,开口说“等你扶我起来,把伞给我啊。”
  真是一点都不客气。老板无奈的笑笑。
  老板脱下身上应景的外套,蹲下来披到医生身上,"秋深了,以后出门多穿点。“
  手上的伞遮住了医生头上的雨,静静的世界只剩下雨哒哒哒的声音。
  老板笑了笑,扶医生从地上起来,“走吧。”
  “哎哎,去哪?”
   "回哑舍。”
  欢迎光临哑舍,请嘘声。

评论(3)

热度(6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