芷奚

起标题异常随意,随缘更文,爱好学习的仙乐。

 
  哑舍内檀香连绵,烛光悠悠。
  医生习惯性的坐回他常坐的位置,老板沏了一壶茶,坐在他旁边,一如既往。
  “我觉得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医生喝了一大口茶解渴,气哼哼的说。
  老板淡淡的瞄他一眼,无奈的笑了笑。
  狗尾巴都摇起来了,还是那么傻。
  医生看见老板又露出熟悉的微笑,心里暖了暖,嘴上却依旧傲娇:“别以为不说话就可以混过去了,就,就算笑得再好看也没,没,没用。”
  老板的脸上笑意更浓了,好看得惊心动魄。
  “你想要什么解释?”老板拿起茶放到嘴边喝了一口,微微笑道。
  “就是,就是,为什么要删除我的记忆?”医生怒目。
  “不是我删的啊。”老板悠然的笑笑。
  “那你,你也没主动认我!”医生瘪嘴。
  老板侧头看了一眼医生,笑意浅浅。
  “不主动认你是因为我不是正常人,我们不可能走到最后,”老板淡淡的继续说,声音中带了淡淡的忧伤,“与其分别时更加难过,不如提前忘掉。”
  “我,”医生顿了顿,“有也好过没有。”
  老板不说话。
  “我跟你说,你别想撇掉我,我脸皮厚着呢,我可以一直赖着你,你能拿我怎么办?反正我就不走了,你想……!!!”
  医生剩下的话直接被老板一个吻堵住。
  “知道了,真啰嗦。”

  嘘,欢迎光临哑舍。

评论(3)

热度(7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