芷奚

起标题异常随意,随缘更文,爱好学习的仙乐。

新小石潭记

     本文严重ooc。
     私设严重。

     原小石潭记是柳宗元写的,新的是柳宗玄画的。

  清冽的水声在山谷里回荡,如鸣佩环。阳光下的小石潭,清澈见底,波光粼粼。青袍少年坐在树下,手持画笔在纸上泼墨。
  柳宗玄已经在谷中小石潭待了七日,此地他第一次来,便觉得清幽寂寥,适用于静心。
  这几日里,带来的干粮已经吃完了,柳宗玄已经不眠不休的画了两天两夜了。
  阳光愈发炙热,少年头上覆着薄汗,他却毫无知觉的继续绘着眼前的画卷。
  笔墨丹青,青树翠蔓,蒙络摇缀,参差披拂的美景跃然纸上。
  自从柳宗元贬职离开后,柳宗玄便一直如此,沉迷山水之乐,执笔绘山水之卷,明明是潇洒的画风,却每幅画都带着淡淡的忧伤。
  不知为何而起的烦躁,使柳宗玄近日心境不得安宁,只能在绘画中寻找内心的平静。

  柳宗玄放下手中的画笔,抬头看了看天空,炽烈的阳光刺得少年双目发痛,他皱眉揉着太阳穴。这烦乱的心境,真让人头大。
  自己根本就完全没有在想念他啊!
“跟你说了那么多遍不要在朝中得罪人啊。为什么就是……”柳宗玄低声自言自语。
感觉到肚子有点饿,顺手摸了摸装干粮的袋子,空空如也,才想起来已经没有人会给他送吃的了。
  那个会在他作画时准备好食物给他送来的人,如今远在异乡,独自一人。

  自己原来已经这么依赖他了吗?柳宗玄皱眉想了想,才没有呢!
“如果,你不是我兄长,那该多好。”柳宗玄摇了摇头,把脑子里的想法压了回去,没有如果,他就是你兄长,要切记,莫忘。
  柳宗玄起身收拾东西,准备离开,阳光洒下,照在清瘦的少年身上,洒下一片灿烂光芒,水声潺潺,却依旧悄怆幽邃。
  少年背负行囊远去,远方有一个笑容温柔的风雅文人,在等待着他。

评论(5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