芷奚

起标题异常随意,随缘更文,爱好学习的仙乐。

忆张岱

    汝言劳碌半生,皆成梦幻,吾却愿用这半生梦幻,换与汝相逢一场。
  叹只叹岁月匆匆,山河渺茫,白云苍狗,青雉孩童成纨绔子弟再至风雅文人,骨子里的风雅幽默一如既往,那是特属于张岱的气质。当年鲜衣怒马的张扬轻佻少年,才似这人间烟火中,最潇洒的张岱。
  若言遗憾,不过是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逝。

评论

热度(2)